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AC】同居三十题(完结

这里醉鱼www
食用愉快www
有一个奇怪的tag请不要在意…

15、 帮对方吹头发
“姐,我说你们女孩子留长头发好麻烦啊,为什么不剪掉啊?”
“艹,让你把你的小伙伴剪了你乐意吗。”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雅各布每次看到她姐姐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总是感觉特别的激动。
他会感慨,姐姐的身材真好,翘臀细腰,走路的姿势也美,虽然有些雀斑,但却让她看起来有种邻家姐姐般平易近人的感觉。
不对啊,这不是我亲姐姐吗……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欢庆AC公寓成立一周年。
戴斯蒙很高兴地看着这个横幅:“我们庆祝一下,晚饭吃什么?”
艾吉奥吃惊的看着他:“为什么非要吃饭庆祝呢?我亲爱的后辈——我们作为新时代的有志青年,应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
戴斯蒙听了下体一凉:“你什么意思……”
“这样盛大的节日就应该出去拆情侣啊!”

18、 接对方回家
邵云从祖国回到公寓的时候戴斯蒙临时有事,就说会让公寓里其他人去机场接一下,邵云随口应了声,没放在心上,因为除了戴斯蒙以外公寓的其他人委实靠不住。虽然说有阿泰尔这种看起来很靠得住的,但是人家和她不熟啊,而且碰到下雨怎么办?
但是邵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刚下飞机出机场就看到整个公寓的人在机场门口站成一条,半个月不见瘦了一圈,看到她出来一个个都和尾行痴汉一样紧跟着。
“小邵啊,半个月不见你又漂亮了!”
“嗯,我陪我父母去了次海南,黑了一圈。”
“云妹子你知不知道你穿这件衣服特别合身!”
“嗯,家里衣服全洗了我穿的是高中的校服,胸围一点不用改。”
“邵邵我和你说啊你长的和你们国宝特别像!”
“你tm想说我胖了就直说!我一回去我外婆就问我你是不是饿了!我还作死的和她说是啊!我吃了整整三碗白饭!一整天的量啊!”
“小邵,我饿了。”
“康妮我给你做肉吃啊,你要吃红烧肉还是排骨汤啊?或者干锅牛蛙?哦你们这里有得卖吗……?”

19、 离家出走
亚诺和所有人都能相处的很融洽。
忽然有一天和他相处的挺好而且几乎每天都变着花样秀恩爱的康纳和他莫名其妙吵了一假,原因不明,内容不明,结局是气的亚诺直接摔门走人。
据当时在客厅喝茶的雅各描述,只剩一半的茶硬生生给震了出来,废了他一件衬衫。
总之亚诺就是这么莫名的离家出走了,公寓的人开始满世界找他,当事人之一康纳感觉非常后悔,当事人之二亚诺更加后悔。
当亚诺住进了宾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公寓多好,有花(Ezio去夜店前)有鸟(Ezio唱歌),有咖啡有发小,最主要的是还有个长得很高的苦力(不)。而这个宾馆里只有他一个人,想说话都没人配。渗得慌的亚诺决定出去找人说说话。
他找到了小萝莉。
找到了少女。
找到了妇女。
找到了老奶奶。
甚至找到了伪娘。
最后亚诺哭唧唧地回到了公寓,一推门就看到每个人都捏着手机焦急地在客厅里转圈。看到他一回来,康纳立刻抓住他的肩:“对不起!你没事——”
“康纳我觉得我自己有问题了。”
“啊?”
“我发现我只会和男人聊天了……”

20、 一个惊喜
邵云卖了一个泼水节安利。
然后艾吉奥吃了这个安利。
“阿泰尔!看我泼水大法!”
出来叫阿泰尔吃饭的马利克感受到了这份惊喜的沉重。
“草草草阿泰尔你怎么又溶了!”

21、 屋顶上看星星
“我一直想到屋顶上看星星。”亚诺靠着沙发,对着天花板乱指,“那是件很浪漫的事。”
后来又一次,康纳带他去了丛林,让他看到了满天璀璨的星星。
也有一次,邵云带他去了丛林,也让他看到了满树林乱窜的猩猩。

22、 一场飞来横祸
“哥!刚才大导师从十八楼失足掉到下面去了!”
马利克头都不抬一下:“不慌,他一千八百米掉下来都摔不死。”
卡达尔心想也对,片刻后离开了他的房间,不到两分钟又回来了。
“那大导师会游泳吗?”
马利克的手里的笔顿了顿:“你什么意思?”
“哦,因为十八楼下面是条河——哥你跑慢点啊!怎么了!”

23、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熊。”阿泰尔。
“啊啊啊小女孩超级可爱的呢。”艾吉奥。
“要是像我孙子那样的我会很喜欢。”爱德华。
“过去。”邵云。
“已经有雅各一个烦人鬼了!”艾维。
戴斯蒙有些不好意思地和他们说,因为工作问题,有个同事的侄子可能要寄放在公寓几天。而在他说到是侄子这个问题时,除了女性,普遍公寓的男性都表示拒绝。他有些尴尬地回了艾登的话,下一秒整个公寓就陷入了无网时代。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暴雨。
暴雨。
暴雨。
连续三天的暴雨。
戴斯蒙简直快哭出来。
原先请假出门旅行的计划完全泡汤,他看着和硬币一样大的雨滴砸下来落到窗上,担心着玻璃会不会被砸碎的同时也在抱怨天气预报比这场雨还水。
“我们现在怎么办?总要找点事做啊。”
邵云把晚餐从厨房端出来放到餐桌上,从抽屉里拿出一副飞行棋。
“下飞行棋吧!”
“拒绝!凭什么每次你用骰子都是六我永远是二!”
“大导师你看骰子都在嘲讽你。”
最后还是玩了起来。
“爱德华你行不行啊!怎么进了又出来了!”
“一二三……还有八格啊,先投个五吧,等下来三。”
“爷爷,我拒绝和你一队……”
“四百五我收下了,你们继续,我再去x宝买盒套!”

25、 喝醉
戴·我真的不喜欢喝酒·三好青年·斯蒙,偶尔参加了一个聚会,被人灌醉了。
阿泰尔去接人的时候看到这家伙拿着酒杯在大理石桌上跳广场舞,感觉又是羞耻又是醉人,他推开了靠过来的女性,一把抓住戴斯蒙的手一言不发把他往外拖。戴斯蒙看到熟人来了,高兴地顺了瓶啤酒准备给阿泰尔喝,对方委婉地谢绝了,并且在戴斯蒙不断的嘿嘿傻笑声中给他灌了一杯浓茶。戴斯蒙趁着自己喝醉,有恃无恐地开始吃自己先祖的豆腐。
阿泰尔忽然感觉后辈都是狼啊?果然都是留着同一条血脉的和艾吉奥那个蠢货一个德行?
然后他理所当然地把戴斯蒙的头按进了厕所的洗手池中。
“艹!”戴斯蒙如梦初醒地抬头看着边上的阿泰尔,一脸迷茫,“我怎么了?”
“醉了。”
“不不不,我问我怎么了?”
“醉了。”
“不是啊先祖,我是问我怎么了,不是问你怎么了。”
“所以我tm和你说你醉了!”

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把大导师从十八楼送出去什么的……阿泰尔大师你真的确定这个是小打小闹?”

27、 穿错衣服
每天早晨女生的房间都会有这样的场景。
“艾丽斯你是不是又穿错了啊?我这个size不太对啊?”
“艾维你才弄错了!我的哪有那么小?”
“这条内裤到底是谁的啊!我们下次买内衣能不能不要买同一个款了!”
男生的房间也会有类似的场景。
“又要迟到了!艾吉奥你晚上再聊天聊到半夜我打死你!我内裤呢!儿子把你内裤给我!”
“艾吉奥那是阿泰尔的衬衫吧……”
“啊?Des你什么眼神?”
“康纳帮我拿一下桌子上的外套好吗——嗯对就是那件,谢谢。”
最后公寓的人会穿着根本不知道是谁的衣服开始了混乱的工作日。

28、 一方受轻伤
爱德华被人揍了。
但是爱德华是谁?好歹一个人杠十个不成问题,所以准确来说他根本没有被打到,但是他在回来的路上过于得瑟,腹诽着怎么回去哄那几个小姑娘,结果一下子撞到了电线杆。
“哈哈哈哈哈哈爱德华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多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奥迪托雷导师,你再笑我爷爷信不信我一斧子砍死你。”
“我闭嘴……”
爱德华的脑门上一块非常明显的淤青,用邵云的话来讲就是印堂发黑必有大凶之兆,拿她那套神鬼论糊的爱德华一愣一愣的。而作为他儿子的海尔森肩负起了帮他爸爸脑门上药的责任,在邵云的高谈阔论下海尔森发现自己的爸爸根本没有理自己的意思,于是一时兴起在他父亲的脑门上画了一个圣殿骑士的标志。

29、 意外的求婚
“你愿意嫁给我吗?”
在吃早餐的阿泰尔吓的把牛奶喷了出来,在单方面袭胸的邵云一下扑到了康纳的胸里,在外面浇花的戴斯蒙用水管射了自己一身。
“雅各……你脑子有坑?”艾维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弟弟,默默接过了他手里的花。雅各看着他,眼神真切:“并不是!我从过去就非常的爱你了——爱的无法自拔!”
艾维愣了愣,嘴角稍微有点扬起:“好啊,我愿意。”
雅各松了口气,转而一笑:“其实我想给一个女生求婚。”
艾维的表情稍微僵了僵,而后也笑:“嗯,看出来了。”
阿泰尔擦干净了牛奶:“Good luck。”
邵云不舍地抬起了头:“祝你成功。”
戴斯蒙终于关上水管:“组织相信你。”
雅各向他们鞠躬:“我会努力的!组织放心!”然后转头抱住自己的姐姐,艾维也回抱住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和小时候鼓励他一样对他轻声说:“我与你同在。”
雅各良久才放开她,转过身,像是不经意地来了句:“那我去了!”
就在艾维下一秒也要转身去拿早餐时,她被弟弟从背后抱住,依旧是那束玫瑰,毫无新意而老套的求婚方式——“你愿意嫁给我吗?”
艾维忽然就哭了。
“我愿意!”
结果阿泰尔的牛奶白擦了,康纳的胸受到了第二次重击,戴斯蒙感觉自己内裤都湿透了。

30、 滚床单
“邵云?床单怎么铺啊?”
“啊?你躺上去滚一下就好了。”
今天的AC公寓也依旧和谐平静。

评论 ( 19 )
热度 ( 167 )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