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AC】“你脱单了我请你吃饭”

!醒目!(不):
CP为原创角色xDes(文中的“我”为原创男性角色。)慎食!
自己给自己吃口糖,快被玉臀气哭了……Des小天使为什么死了qwq
光棍节自虐!这里醉鱼欢迎大家调戏!




戴斯蒙和我说他要在光棍节脱单。

说的信誓旦旦。

我那时候在玩MC,顺口敷衍了他一句:“你脱单了我请你吃饭啊。”

他看了看我的屏幕,看我又在拿手刨土块,也顺口回了我一句:“无铲阶级。”

然后他真的开始了他的脱单计划。

我闲得自在,毕竟对于我来说这家伙脱单的几率不大。报社里上有艾吉奥下有多里安,左有阿泰尔右有雅各布——哦这个混蛋姐控其实可以排除,总之我们报社别的不多多的就是一张接一张的俊脸,不知道的经常问我你是不是在和杂志封面的那些模特一起工作。

戴斯蒙在脸书上和一个妹子谈了几天,决定约出来吃饭。我吸着泡面,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那些新的稿子,余光瞥到戴斯蒙一脸认真的在梳头打扮,吃完最后一口泡面后我转过头,看到这家伙人模狗样的站在镜子前做了个笑脸,有点可爱。我和他说,你应该请教一下奥迪托雷先生是怎么打扮的,你这身和去参加婚礼一样,哪有约女孩子出门吃饭穿西服的。戴斯蒙回答我说,这叫庄严!庄重!让女孩子觉得我这个人很沉稳!

“是啊是啊,成熟稳重。”我挥挥手,和他道别。

果不其然,第一个女孩子就吹了。

看到戴斯蒙回来的时候一脸糊了灰的表情我就猜到他要怎么样。

“克拉尔……”

“嗯,亲爱的Des?”

“咳咳……”

我有点无奈,起身帮他关上办公室的门,毕竟外面的冷风吹进来真的有点凉快。我给他倒了杯热水,由于穿西服的缘故,他里面几乎没穿什么衣服,估计外面也吹得冷了,鼻头都有些红。他捂着那杯水,喝了一口。

“你还要继续吗?”

“废话!”

“其实你还年轻,可以慎重考虑,是吧?”我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把亚诺买的点心蛋糕推给他一块,他恨铁不成钢地拿起叉子使劲蹂躏着这块小东西,吃了一口后朝手心吹了口热气。我翻了个白眼,从抽屉里找出空调遥控器,打开了热风。

两天后戴斯蒙再次约到了一个女孩,这回是艾吉奥给他介绍的。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穿西服,穿了件休闲的卫衣——白的底色,红色轮廓,经常被我吐槽过“你是不是只有这么一件衣服”。他和我道别之后就上了路。

然后又脸面尘灰的回来了。

“上次是严肃我能理解,这次你怎么了?”

“那个姑娘说她喜欢艾吉奥这种的……”

“艾吉奥这种?”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边上和阿泰尔谈笑风生的艾吉奥,“你俩不是有血缘关系吗?长得挺像啊?”

“不是,她喜欢骚的……”

我一下子就无言以对了。

第二天亚诺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孩子,据说是个中国姑娘,品学兼优,性格开朗,来美国留学几年了。亚诺和他说:“亚洲的女孩子比较腼腆,但是你给她第一印象好的话关系也会随之变好的。”

然后戴斯蒙哭着回来了。

“克拉尔我和你说,那个中国的妹子好棒的……”

“好事啊,你哭什么?”

“结果我和她成基友了!”

我又翻了个白眼,安慰他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一支红杏出墙来……

“不行!”

戴斯蒙忽然振作起来:“克拉尔,你陪我去一次超市!我要买齐一套装备!”

“我靠大哥,明天就光棍节了,大不了你请我吃顿饭啊。”

“不行,男人都是有诚信的!明天我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我还能约一个女孩子,是我以前的朋友,叫露西的,成功概率很大!”

我两眼一翻翻回电脑屏幕,敷衍地挥挥手和他说:“好好好哥陪你去。”

“你还在当无铲阶级啊?”

“就你话多!”

第二天我陪戴斯蒙去了商场。双十一打折打得厉害,商场这里也算是人山人海了。戴斯蒙和我说我们先去买点吃的,如果脱单了拿这些去庆祝,没有的话吃着消遣;顺便还要帮艾吉奥买脱毛膏,我靠这个变态要这个干什么;哦还有,我还要再买套衣服,你说我买什么衣服啊?休闲服?还是运动服?

我和他说你买来买去都是一样的,红白白红,和护垫似的。

戴斯蒙又说,你懂不懂欣赏啊?

我随口糊弄他,不懂不懂,你去问那个大番茄,人家专门搞封面设计的。然后我将车停好,跟着他进了商场。

有意思的是今天光棍节,来商场的全是小情侣老情侣,我们俩大老爷们走着很快引来了一些神奇的目光。戴斯蒙被看的有点不自在,我和他说我们拿完了赶紧走,结果搞的和打劫似的一个劲往推车里塞东西。戴斯蒙不喝酒,就塞了五大瓶可乐,我和他说你喝不了这么多,他和我说喝剩下的洗马桶。

虽说赶时间,但我们还是花了整整一个小时买了那些东西,买完之后出去和搬家一样,我和他先去了次停车场把东西塞进车的后备箱,一抬头他就局促起来,我问他怎么了,他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停放的一辆车:“露西的车!”

我正要去看,就被他啪一声关上后备箱,拉着我就冲到了商场里。我忽然就懵了:“你跑什么啊!”

“我紧张啊!”

我捂着脸,又拍了拍他:“怎么她比原先的早到了?”

“没早啊……我的表显示是十二点零三啊,还有一小时啊?”

“Des你的表整整慢了四十五分钟!”

这回戴斯蒙蒙了。我觉得他这个名字可能就给他开好嘲讽了,他愣了两秒后拖着我去了他选的那家餐厅,我一看,是一家披萨店,正要调侃他约女孩子怎么不约在咖啡店,他立刻回了我“我记得露西喜欢吃披萨”,我耸肩,心里说我俩真默契,他立刻来了句“我知道你想问这个”。

露西的长相我很喜欢,金发蓝眼,很典型的西方姑娘。她一来就看到我们,走来对我笑笑,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和她说我叫克拉尔,是Des的同事。戴斯蒙对她说碰巧遇到我就把我叫来一起吃饭了。露西没说什么,笑的还算愉快。

戴斯蒙让露西点完食物之后聊了些以前的事,他俩原本是同事,后来因为某些缘故戴斯蒙跳槽来当编辑了。我在一边听着,总感觉自己和电灯泡似的,就拿着手机上网。两人聊了两句,露西忽然问了句戴斯蒙应该问的话。

“你有女朋友吗?”

戴斯蒙立刻装出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笑了笑:“现在还没。”

我心里给他点赞,演的挺好,再沧桑些就完美了。

“你呢?”

“我啊?我正要告诉你呢,我和我男朋友认识五个月了,差不多要结婚了吧?”

我一听,刚上来的红茶差点被吓的喷出去,硬生生给收住,几滴液体半死不活地杵在鼻孔:“恭喜啊。”

我看到戴斯蒙一脸生无可恋:“恭喜恭喜……”

“你这次约我出来他还以为什么呢,差点要跟着我一起来……哦,那边那个就是了。嘿,这边!”

我和戴斯蒙不约而同地转过头,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向我们走来。我看到戴斯蒙脸色一僵,静静地看着男人勾住露西的肩,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戴斯蒙干笑着和露西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男人坐下来和露西你一口我一口地喂着他点的东西,我有些难以揣摩戴斯蒙现在的心理,估计难过,也有些难言的不悦,总之就是百感交集吧。过了大约十分钟之后男人对我们说要和露西出去逛街了,礼貌地和我们道别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对面一下子空了出来。

戴斯蒙一下下戳着盘里的披萨,戳的稀巴烂之后面无表情地把他插起来吃了下去,嘴角沾了点番茄酱。

他有气无力地靠在我边上,我揉了揉他的头,他一言不发,良久才叹了口气:“可能我太急了吧。反正我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我赞许地看着他:“我也这么觉得。”

“算了算了,结账吧……”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夹,准备掏出钱的刹那被我拦住。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可能是要开口问我话,我抢先一步堵上他的嘴。

用那些恶俗的小说里恶俗的方法。

用嘴。

我根本不用看都能猜到他的表情精彩到什么程度,尽管店里的人都自顾自地说笑,并没有去管别人,但也不排除少数人看到我的动作,投来了惊讶奇异的目光。我舔掉他嘴角的番茄酱,一股又咸又酸的味道蔓延着,老实讲我不喜欢这个味道,但是放在他的嘴上就另当别论了。在那些家伙虎视眈眈地转头告诉别人这里有两个男人在接吻前我离开了他的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如果你脱单了我要做什么吗?”

“啊?……你要请我吃饭?”戴斯蒙还有些没缓过神。

“嗯。”我笑了笑,掏出钱,“这顿饭我请了。”

我看到这家伙的脸红了。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