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AC】爸爸变成妹子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食用须知:

CP:Haythem/Edward

现代AU

爷爷性转注意!

没电脑用pad发但是为了艾特只好用网页版…本来好好的排版直接给吃了要重排心塞啊QAQ最近事有点多加上文力给吃了又是ooc又是短小请见谅(实际上不忙也这样啊!)

来自 @防腐保鲜用规则 的点梗

祝使用愉快!w

“海尔森?”

“海尔森。”

海尔森的直觉告诉他天还没亮。他侧躺在床上,感觉身边的温度消散了,大约猜到自己的父亲起床了。他略带疲惫地揉了揉眼,眼睛睁开一条缝——哦该死的,天都快亮透了——只是他拉上了窗帘罢了。

不得不说他选的窗帘遮光性真的好。

他转过头,冲着声音的源头道了声:“早安,父亲。”

然后他就懵逼了。

他的父亲,伟大而贫穷的爱德华·肯威船长,穿着他——或是说她的那件标志的白衬衫,那些纽扣脆弱的快要被他的胸部顶开一般,衣服鼓胀着,像是随时都要撑破似的。

我靠!为什么我爸变成了D罩的女人啊!

然后海尔森带着一屁股的汗吓醒了。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气味,连浴室传出的水声都格外熟悉。

海尔森看着床头的电子钟显示着七点二十三分的字样,窗帘被拉开,外面的太阳散发出柔和的晨光,像是要开文具店。海尔森靠着床头,有气无力地捏了下自己的鼻梁。厕所的水声戛然而止,他知道爱德华可能是在洗澡,当那扇门打开的瞬间,海尔森闭着眼开口道:“早安父亲……我做了个噩梦,梦到你变成女……”

说完海尔森睁开眼。

然后他又蒙逼了。

不不不……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

他笑了一声,重新缩回被子里,闭上眼,嘴里念叨着那些神奇的人名,而后睁眼转过头。

怎么还是这样啊!我眼屎没擦干净啊!

“儿子,别擦眼屎了,再擦都擦眼睛里了……”爱德华看着他这样打心底的心疼他的智商,他——她拿起了椅背上的一件外套披在身上,顺手向上拖了拖自己凸起的胸部,一脸愉悦,“来!儿子!叫妈妈!”

海尔森感觉自己的人生都精彩起来了。

他现在很方,特别想变圆。

“你是怎么变成女人的啊父亲……”

“我也不知道啊一觉醒了就这样了。”

爱德华切着餐盘里的食物,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变成女性之后爱德华的长相稍微有些变化,但也并不大,没了那些胡渣,脸变的女性化了些,身高要比海尔森矮大半个头,算得上半个美人了,只要去掉那些伤疤和怎么看都透露出流氓气息的表情简直完美,加上棒极了的身材和怎么看都是D罩的胸部,是个男人看了都移不开视线。

但海尔森不同。

他只想少看这样的爱德华一眼。

“父亲你不要摸胸部了,会变的一大一小的……”

“父亲你不要想用脸去蹭胸蹭不到的……”

爱德华一脸扫兴:“你好烦啊儿子。”

海尔森醉的背过气去:“这是事实啊!”

爱德华摊手:“现在怎么办?我不会当一辈子女人吧。”

“你不想啊。”

“鬼才想啊,当女人爽一回就好了,我还是喜欢有个兄弟。”

海尔森摆手:“我是没办法了,木已成舟,你就先当一天女人吧,其实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去看医生,让他们给你装个兄弟,你觉得呢?”

“我们乘机弄个孩子出来吧。”

海尔森一听,吓的茶都快喷出来了,心里说着我养你和康纳就够麻烦了再养一个折腾死我。嘴上敷衍地嗯了两声,起身帮爱德华收了面前的空餐盘。

但怎么说都是俩大老爷们儿,没经历过女孩子的事。爱德华在忽然说了句“我要上厕所”时海尔森愣了愣,问他你自己行吗,爱德华胸有成竹地回了句行,五分钟不到回来时换了条裤子,长的拖地,海尔森心里酝酿着等下出去帮他买条裙子,顺便问他:“怎么换裤子了?”

爱德华干咳一声,没回应。

“你不会是直接站着……”

“你知道不就行了还问!”爱德华故作凶狠地斥道,红云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生气,弥漫了他的脸颊。海尔森别过头不做声,他不想承认其实父亲这样稍微有点可爱,毕竟说出来的话会被他当成箱子踢成残废。

海尔森做了善后,和侧趴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视的父亲说要不要出去买身合适的衣服,万一一直是女体以后都没衣服穿。爱德华想了想还是同意了下来,找到了一件康纳的衬衫当裙子,穿着双人字拖出门了。

海尔森觉得带康纳出门像条子押小偷,带爱德华(女)出门像小偷溜条子。

这要是是兄妹即视感也就忍了,亏的还是父女即视感,引得小区大妈对海尔森各种你怎么还有个女儿啊,女儿长得真好看啊,啊对了康妮啥时回来啊我给他做了旺旺仙贝啊你给他带去吃啊海参同志辛苦了。

海尔森满口答应,转头就给忘了。

一路上爱德华走的很不安稳,总觉得跨下一凉,风全数吹进了他的衣服里,总是担心衣服被吹起来,没有安全感。海尔森无奈,调侃他要不然我抱你?

爱德华义正严辞回答他:“用公主抱的。”

海尔森觉得自己脸巨疼,但自己父亲都发话了,这时再反悔也不好意思,只好硬着头皮上,拖住他的腿和后背一把横抱起来。但说实话爱德华的体重可能没减多少,书里写的都是什么轻如鸿毛,如果等量代换的话,爱德华的重量应该是块豆腐,比喻的形象的话,还是块豆腐。软软的,说重不重说轻不轻,虽然软啪啪的,但依旧害怕掉下去裂开。

海尔森一路抱着爱德华到了购物广场,爱德华也同样的烦了他一路,拉他头发扯他脸,最后闲的没事开始讲黄段子,同行的路人用又嫉妒又同情的目光看着他们,海尔森百感交集。

“好了父亲……你自己选吧,别挑太贵的我付不起,也别挑太奇怪的。”海尔森伸展了一下自己,嘱咐了下自己的父亲后就让他去选衣服,自己在广场漫无目的地瞎逛。两人平时买衣服也基本这个形式,爱德华选衣服出奇的烦,可以在同一个款式的两个颜色,或是同一个颜色的两个相近款式里选半天,最后扔硬币决定买哪件,久而久之两人就达成了各买各的这样的协议。

海尔森在商场看到爱德华时是下午,他正要打电话问爱德华去哪里吃饭,旋即看到和几个男人勾肩搭臂而行的爱德华,海尔森差点背过气去。爱德华注意到了自己的儿子,拉着其中一个男人的领子,男人实相而高兴地低下头,任爱德华吻了下他的脸颊,也另外给了其他几个男人一个飞吻,接着跑到海尔森身边。

“儿子,我觉得女人真吃香,好容易的就让那群傻蛋给我付钱了。”

“因为我爸天生丽质。”海尔森不知道回答什么,他接过爱德华手里五个购物袋,大概看了眼,估计已经有七八件衣服了,海尔森赞叹他的搭讪技巧,语气却酸溜溜,“我的父亲真的是……很会和人相处啊?嗯?”

爱德华一愣,而后笑了笑,使劲拍了下他的背:“不高兴了?”

“是啊。”海尔森低头吻住他,“没用我的钱我不高兴。”

“等下吃饭够我用了。”

爱德华选了周围一家快餐店吃晚餐,海尔森难得没教育他健康饮食。一天过的很快,爱德华进店就直接躺到椅子上,海尔森放下购物袋,爱德华开始点菜。点了很多东西,也不知道吃不吃的完,会不会浪费,爱德华觉得自己很久没吃过饭似的,一口气点了七十多美元,海尔森掏钱时差点吓的把钱包甩出去,拿钱的手颤抖得频率和他打飞机的频率相近。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但多数还是在听爱德华一个人唧唧歪歪,说了很多,海尔森可有可无地回应他。大致就是一天的经过,怎么和那些家伙认识,海尔森你刀叉又拿反了之类。海尔森吃到一半看着对面自己父亲的样子,忽然又觉得自己眼屎没擦干净。他叹了口气,爱德华的说话声也戛然而止。

海尔森抬头看去,看到爱德华难得正经地看着自己。

“你说,如果我……一直是女的,我们现在会是什么关系?”

“母子?”海尔森不明所以。

“我觉得会是陌生人。”

“哇哦,那也会是互相认识的陌生人。”

爱德华依旧看着他。

“讲真的,我想要个孩子,百年之后还能有个纪念,至少能证明我们现在……。”

海尔森想到了康纳。

嗯,再来个女儿,就能对我施行男女混合双打了。

“我拒绝。我不想再来个不知道叫她姐姐还是女儿的烦人鬼。”

餐厅在那一刻忽然嘈杂起来,爱德华一下子没听清,歪过头问他:“什么?”

“我说,我拒绝。我对你的感情无关血缘与性别,也不是好奇或是一时兴起,是我愿意这么做。”

爱德华顿了顿,然后笑了:“你刚才说的没那么长吧?不过随便了,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那天回去之后,海尔森又做了个梦。梦里阳光乍泄,流光溢彩,满世界的金碧辉煌,自己的父亲坐在轮椅上,两鬓苍苍,身边站了一个长得和他长相极像的女孩,一头金发如艳阳,一转头,竟是爱德华今天的模样。

梦境至此烟消云散。

海尔森忽然睁开眼睛。

窗帘紧闭着,身侧的父亲呼噜声犹如霹雳。

电子钟显示着现在的时间。

七点二十三分。

评论 ( 16 )
热度 ( 54 )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