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卷黑】四次纯黑没拿到高处的东西,一次他拿到了

【1
纯黑在上初中前的身高不矮,甚至很高,一直坐在最后几排。
他清楚的记得,一年春节亲朋好友被邀请来他家吃饭,一伙人围着圆桌吃的其乐融融。忽然亲戚打碎了一瓶白酒,家里人笑着安慰说“碎碎平安,岁岁平安!”,接着纯黑的妈妈就叫他去厨房拿一瓶新的出来。纯黑一脸自豪地答应了。
他来到厨房的柜子前,看着最顶层的酒瓶,忽然觉得自己的身高可能有点不够。但是自尊心告诉他不能放弃,于是纯黑伸长了小手,努力去够那瓶酒。
然而并没有够到。
纯黑忽然有点窘迫,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催促声,纯黑索性一用力,攀着柜子上去,伴随着柜子轻微的摇动,纯黑顺利地掉了下来。


【2
高三那会儿学习紧张,纯黑习惯性地在下课后去图书馆泡着。白白嫩嫩的长相在当时真的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在纯黑安静翻书的时候总是会有几个女生窃窃私语。
某一天纯黑在几排书里挑书,一个女孩红着脸走来,害羞地和他说想拿一本书够不到,想让纯黑帮忙拿一下。纯黑欣然接受,心里自然又是一股“本少爷就是这么diao”的思想迈着大步子鼻孔出着气地跟着女孩走到了那排书前,看到她指着最上层的一本《社会契约论》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妹子你他喵逗我呢!我和这伙计差了两层的距离啊!
纯黑在女生激动的目光下尴尬地笑了笑,踮起脚尖努力去拿那本书——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搬梯子过来。


【3
纯黑和几个朋友出去时住在一间宾馆,服务生是个很高的男人,估计是个是个实习生,放东西的位置完全按照自己的身高放。
例如浴室的毛巾,他习惯性地随手一扔扔在最顶层的夹层最里面,反正对他而言随手就能拿到。
纯黑洗澡的那段时间他伸手去拿毛巾,在浴缸里踮了半天脚愣是没拿到,最后气急败坏地光着膀子出去拿自己带的毛巾。


【4
纯黑和卷毛同居的那会儿也出现过同样的问题。
卷毛的视线水平高达一米八,别人放杯子放在桌上,他放杯子放在柜子里。而家里的家务担当又是他,于是他很厚道也很理所当然地把一切他洗的他用的纯黑用的东西全部塞到了厨房最高层的柜子。
纯黑不是一次两次和他说:“你他喵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1
“啊?我怎么了?”卷毛面对纯黑显得不知所措。
纯黑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他,真的替这个大家伙的智商情商感到着急,果然都加在了身高上吗。纯黑指着放在柜子里的杯子:“我他喵要喝水!你放那么高我怎么拿!万一哪天我回来快要渴死了就想喝水,然而连杯子都拿不到——”
“我看你这样不会渴死的啊纯黑……”
“闭嘴!”
卷毛实相地闭上嘴。
“你就不能把杯子放下来一点吗!”
卷毛看了看杯子,又看了看纯黑,最后默默地把印着绵羊图案的那个拿到纯黑面前,纯黑一脸发火后的潮红抢过杯子,就听见卷毛小声说:
“放得高一点你才记得我然后叫我来帮你拿啊……”

评论 ( 10 )
热度 ( 84 )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