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MA】兄弟战争(上)

CP为马利克x阿泰尔/卡达尔x阿泰尔

正文与标题有一点点关系(躺

迟了好久的点梗文qwq不知道下一篇什么时候写qwq

感谢 @老马加速度 的点梗w

文风逗比且ooc,以及下章放肉x

这里醉鱼,祝诸君食用愉快!



卡达尔每次看阿泰尔都自带特效。

卧槽太爷跑步的样子好帅啊!

卧槽太爷刺杀的样子好帅啊!

卧槽太爷连信仰之跃都这么帅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标准的迷弟形象。

作为卡达尔的哥哥马利克也很无奈,他的工作压力很大,天天就是画地图画地图画地图,卡达尔又偏喜欢到他那里呆着,先去阿泰尔的枕头堆里滚一滚,然后抱着一个去找他哥哥。马利克又不能赶他走,只好让他在一边坐着听他讲今天他看到的阿泰尔的种种。

“哥我和你说,导师他今天出任务,我和他一起去,他刺杀的样子好帅啊!好想多看两眼……可是转眼人就给他宰光了……”

“哥我和你说,导师他刚才去帮一个姑娘抓小偷,跳下去扑倒他的样子我能舔一年!”

“哥我和你说,导师他刚才去洗澡……”

马利克两眼一翻,心里说我还没看到过呢,表面不动声色地像是在思考怎么继续画,接着拿起笔心不在焉地糊了两下,敷衍地应和着自己的弟弟。卡达尔也算识相,说了一会儿看马利克一脸无奈也就闭上了嘴自己在他那里东翻翻西找找,最后忽然来了句。

“哥,我想追大导师。”

马利克看了他一眼,波澜不惊地“哦”了一声,又继续低头作业。

“哥你不反对吗?”卡达尔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飞快地跑到马利克面前,一把抢过他的笔,“我不是瞎子啊哥,你和导师虽然总是吵架,但是导师也没必要热脸贴你冷屁股天天往你这里跑啊,床还搁你这里呢!你这里又不是后菜园子想进就进相处就出!你和他真的没……和那些家伙说的一样?”

马利克有点愣:“谁啊?说的什么?”

“就是……其他刺客们啊……”

“说什么了?”

“就……你不知道啊……他们说……就是……”

“别结巴,说的什么。”

“你和阿泰尔谈恋爱——”

“屎!”

马利克拍案而起。卡达尔吓的抱紧了枕头,一副快要吓哭的表情看着自己哥哥,马利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坐回椅子上,喝了口凉水压惊:“卡达尔,你喜欢谁和我没关系,你喜欢罗伯特我都不管。再者,我没和阿泰尔那个蠢货菜鸟有分毫的什么恋爱关系,只是纯粹的同事。你要是真的想追阿泰尔就去追好了,追到了记得招呼我一声好给你们准备酒宴。”

马利克当时就是觉得老脸一热,常年死要面子的态度让他现在也无法放下面子,于是就骂了人,然后干脆破罐子破摔让卡达尔去追阿泰尔,然后他觉得自己脸特别疼。

真的特别疼。

因为卡达尔真的开始了。

隔天阿泰尔做完一个刺杀任务回来,按照往常应该是马利克给他倒水压惊顺便给他喂点东西吃,然后聊两句各自睡觉。结果那天卡达尔这个平时睡的比猪还死的居然特地没睡,等着阿泰尔一回来,前脚刚着地,卡达尔后脚就端着水和一些肉转着圈圈来到了导师面前。阿泰尔一愣,下意识地问:“你哥呢?”

这点动静足以让这个常年处于警戒的刺客惊醒,马利克趴在桌子上装睡,听到卡达尔说,他在睡觉呢,刚趴下不久。阿泰尔没说话,听声音应该是接过了他递来的食物。

卡达尔一脸欢喜:“导师!水温怎么样!”

阿泰尔叼着肉块,含糊地说:“还行,有点偏高。”

卡达尔笑了笑:“我刚煮起来的!肉呢!”

阿泰尔把肉咽下去:“味道不错。呃,你介意帮我去准备一套新的衣服吗。”

卡达尔二话不说就走了。

阿泰尔有点不明所以,毫无声息地走到马利克身边,刚准备给他盖上边上的毛毯,马利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阿泰尔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的警戒已经低到这种程度了。”

“怎么可能。”马利克松开他的手,一脸生无可恋地捂住脸,按着太阳穴,阿泰尔有点为难,刚要开口,那人立刻就说,“你要问我弟弟是吗?卡达尔那个蠢货想追你。”

阿泰尔找了张凳子坐下:“你没和他说我们的事?”

“他自己问我我们的关系……”

“哦,所以你没好意思说是吗。”阿泰尔耸肩,擦掉手上的一些血渍,拉下兜帽,露出了暗金色的双眼。他听着楼梯上的动静,有些无奈,却又有种情理之中的感觉,“现在怎么办?当着他的面拒绝他不太好吧?”

“我真不该说那些话——你能躲就躲吧,最近你回你自己家睡,别来我这里了。”

“马利克……我家在一年前就和你家合并了。”

“那你去别人家住着吧,去老师家——”

“我可不愿意和他住在一起,而且我不放心你。”

“嗯,我不会逼着你洗澡你直说这个原因吧。”

“……啊?你弟弟好慢啊。”

接着卡达尔就拿着一件看起来像是全新的刺客服出来了,阿泰尔欣然接过,马利克在一边看的五味杂交。就好像自己养了好久的狗忽然要送给别人了,还是自己给迷迷糊糊送出去的,又是不舍又是压抑,他又揉了揉太阳穴,长叹一声,阿泰尔刚要去换衣服,看他这样停了片刻,马利克不等他开口就说:“我没事,你去换衣服吧。”

阿泰尔顿了顿,还是走了。

接下来几天马利克都觉得无趣。

卡达尔去追阿泰尔了,阿泰尔想办法逃他。说白了就是在耶路撒冷上演了一出狗拿耗子的景象,马利克心里冷笑,真是多管闲事,但也没说破,反而有些好奇这两人的表现会是如何。卡达尔在第一天的失利——也就是阿泰尔骗他说来次竞速,结果他还没反应过来阿泰尔已经跑的只剩下个小点,他回来之后开始咨询马利克阿泰尔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马利克在写任务总结,但是答得很认真,尤其强调了千万不要让阿泰尔进水因为他不会游泳,卡达尔比听课听的还认真,甚至做了小纸条塞进了口袋。马利克也就乐得清闲,等卡达尔走了之后就去外面散步,回来时已经是傍晚。

一开门就看到阿泰尔躺在枕头堆里,听到开门声阿泰尔一脸身心疲惫却又万分惊吓的样子坐了起来,看到马利克后又躺了回去。马利克找了条毯子扔过去,坐到他边上问:“我弟弟怎么样?”

“还不赖,挺用心的……”阿泰尔可有可无地答着,“比你用心多了,馆长先生。”

“哇哦,那我还真担心他真的把你追到了,那怎么办。”

“没事,还是你家的人……”

马利克顿时无言。

也不知道卡达尔到底去做什么了,那天晚上他没有回他哥哥这里。阿泰尔难得的一觉睡到中午,一副累死累活的样子,起床时迎面碰到进门的卡达尔,他两眼一翻差点又昏过去,卡达尔手里端着午餐走到他边上,阿泰尔下意识地站起来要溜,卡达尔一把拉住他,语重心长:“导师,昨天你晚上去做什么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但我看你也累坏了吧起的这么晚,尝尝我做的午餐吧。”

阿泰尔感觉自己的胃一抽:“不用了……我今天还有任务。”

“就是因为有任务才要吃饭啊!”

“是啊阿泰尔。”

“马利克你起什么哄……”阿泰尔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这对兄弟,在卡达尔小狗一般的眼神下接过了餐盘,借着要上厕所的理由从厕所的窗逃了出去,在卡达尔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逃的不见踪影。

卡达尔只好找知心哥哥马利克谈话。

“为什么导师躲着我!我的心意还不够热情吗!”

“你是太热情了,他会觉得很廉价。”

但是卡达尔的性格不适合这种欲拒还迎的手法,只好接着他的洪水攻势,巧的是阿泰尔不会游泳,于是看到这股潮水来只好拼了命的逃。

“导师!我给你捏捏腿!”

“我有任务。”

“导师!我请你吃饭!”

“我吃过了!”

“导师!你怎么总是去隔壁区啊!”

“我喜欢跑外勤!”

马利克看着这样的景象完全没有感觉,他笃定的等着自己弟弟放弃,也笃定阿泰尔的感情。结果他忘记了人心是肉做的这件事。

“导师,能陪我去取一下任务表吗?”

“可以。”

“导师我怕打雷你陪我睡好不好!”

“找你哥……”

“他会笑话我的……”

“……下不为例。”

这回轮到马利克懵了。

本来马利克和阿泰尔相处的时间是半天,现在缩短到了半天的半天,一半原因是自己的弟弟缠着他,另一半原因是他的态度过于暧昧让他弟弟缠着他。马利克有点不悦,但毕竟不能说出来。

于是忽然有一天卡达尔生病了。

他一副生病是我的骄傲的样子看着床边坐着的导师,阿泰尔无奈,摸了摸他的头,卡达尔心里一阵暗爽,导致脸红。阿泰尔以为他烧高了就问他要不要喝水,卡达尔激动的点头,就着导师的手喝了半杯。

“导师——”

阿泰尔回头看他。

“我喜欢你。”

倚在门外的马利克静静地听着门里的动静,只听到了这两句话,之后房间里的分贝渐渐缩小。当门被推开时阿泰尔迎面碰到他的目光,阿泰尔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又走出门,恰好挡住了里面的情况,他小心地合上门,轻声说:“你弟弟应该睡了。”

“嗯。”

阿泰尔感觉他们之间像是一年多前的情况一样,打着冷战,之间隔着一层墙。马利克看他的眼神简直要杀了他似的。阿泰尔有点不解:“你……没事吧?他就是晚上乱跑着凉发烧,没什么大事。”

“我知道。”

阿泰尔更不解了:“你到底怎么了?”

马利克一把拽着他的领子拖着他走到隔壁房间门口,阿泰尔猝不及防差点摔跤,一把甩开他,语气不善:“你脑子又被那群圣殿打了?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马利克冷笑,一把把他推到房间里,“做你啊。”


评论 ( 23 )
热度 ( 70 )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