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双子】恶劣38问

CP为雅各布x伊薇(大英帝国骨科向,有轻微的MA,阿三x乔治(我和你们说我萌的cp都是这种超级神奇的东西(和善笑)

(啊啊啊乔治叔叔真的帅的我想艹哭他。)

骨科组最可爱了www

一个不走心的调查系列2。

顺便安慰不小心没点保存的 @南烛。Gymnema (手动doge

主持人脑子有坑。

作者脑子也有坑。

算了整个系列都有病qwq

(下一对要写的应该是CA)

这里醉鱼,祝各位食用愉快!w


1.父亲(或者儿子)跟对方落水,你选择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雅各布笑呵呵地环住姐姐的腰,脑袋搭在她的肩上:“当然是救伊薇啊,毕竟感情深!”

伊薇笑呵呵地推开他的头:“救父亲或者儿子。”

“为什么!”雅各布顿时生无可恋。

“父母受我身体发肤,我受我儿子身体发肤。”伊薇说的理所当然。

我拍了拍差点哭晕的雅各布。

2.假如对方被歹徒拿刀架着,你的反应?

伊薇摸着自己的手:“让他尝尝枪子的味道。”

雅各布似乎很赞同:“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

3.对方脱光光躺在你床上摆出诱惑的姿态,你会?

雅各布拍案而起,叫的毫无形象:“当然是赶紧做点男人应该干的事啊!要不然还是男人吗!”

伊薇冷笑:“具体点呢?雅各?”

雅各布呵呵呵笑着微微往我这里靠近,我看到伊薇扔过来一个犀利的眼刀,旋即退避三舍。雅各布用看猪队友的眼神看着我,我和他眼神交流了片刻,大概就是滋啦滋啦的那种。我没看懂他说什么,但看他在一分钟里露出了类似便秘,爆菊,小儿麻痹和老年痴呆的表情。而我全程看着,忍笑忍的差点面部肌肉抽搐。

“雅各——!”伊薇厉声又问了一次。

“当然是帮你盖上被子免得着凉啊,是吧弗莱小弟弟?”我笑着帮忙圆场。

伊薇冷哼一声,我腹诽着果然女人不好惹,接着听她说:“给他吃点醒酒药。”

我似懂非懂地翻到下一题。

4.承上,改成最爱的人,可是你却发现你硬不起来。这时候你觉得?
雅各布想了想:“可能我得去看一看医生了吧。”

我温好了茶给自己倒上:“那么问题来了,你最爱的人是谁呢?雅各。”

伊薇瞪了我一眼:“雅各是你随便叫的吗。”

雅各布明显不愿意回答,还似乎有些脸红,我估计他不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他恶声恶气:“就是!雅各是你叫的吗!”

导演也附和:“是啊主持,哪天你做SPN访谈你也叫声Sammy试试。”

然后导演自己先沉默了。

5.你是他脚踏六条船中的第六,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将?

伊薇一脸的厌世嫉俗:“我会让他好好了解一下感情到底是什么。”

雅各布攥着衣摆,最后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我……我还是好好改正自己的不足吧。”

我翻了个白眼。

6.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想做什么?

伊薇思索了片刻:“嗯,把我所有想买的东西全部买下来。”

雅各布也想了片刻:“帮她把想买的东西买下来。”

我沉默了片刻:“任重而道远。”

7.约好一起出游,结果下起豪雨?

伊薇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用摸狗的原理摸了摸雅各布的头:“我们可以列车一日游。”

雅各布满脸的高兴:“在一间只有我们的车厢里?”

伊薇对他和善地笑了笑,接着狠狠拍了下他的头。

8.对方衣服被水泼到,你的反应?

雅各布大概在脑袋里脑补了一下,脸有点红:“立刻帮她拿一件干的衣服换上。”

伊薇显得有些在意:“嗯,让他好好洗个热水澡,感冒就不好了——身边少一个只会叽叽喳喳的白痴我可是会无聊的。”

9.那么,自己被水泼到呢?

雅各布沉吟片刻:“那要看是谁泼的水了——伊薇的话当然就这样了,换成别人的话——嗯我会回敬一整桶的。”

伊薇表示十分赞同。

10.喜欢的人要你吃你讨厌的东西,你会怎么做?

我若有所思:“冒昧地问一句伊薇姐姐,你……喜欢吃咖喱吗?”

伊薇歪过头:“还好,怎么了?”

我抿嘴:“嗯,没什么。二位的回答呢?”

雅各布抱住伊薇,满脸的愉快:“伊薇做的再难吃都要吃完。”

伊薇摸了摸他的脑袋:“糊他一脸。”

我看了看前一组的马利克和阿泰尔,这两人脸上不约而同露出了看到智者的表情。

11.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对方发出尖叫声?

雅各布发出了疑似痴汉的笑声:“嗯——被袭胸。”

伊薇脸红了红,弹了下他的脑门:“看到我出什么事。”

“哇哦雅各布对你的关爱真是无微不至……为什么我没有这样可爱的弟弟。”我有些感慨,不由叹气,“那比如是什么事呢?”

伊薇自豪而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大事小事。”

12.那么你会因为什么而尖叫呢?

我的记录上写着同上二字。

13.跟其它组的受访者互相认识吗?看过他们的访谈内容吗?你觉得哪一对最美满,哪一对最悲惨?

我看着二人,二人也看着我。

“首先,不认识,其次,看过一些——嗯我们祖先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雅各布有感而发,“不过他们的生活真的算是够美好了。”

我看到雅各布的眼神黯了黯,且不动声色地苦笑一声:“和我比起来,真是太美好了……”

我心里说道。

哦,这就是现实。

14.如果有一种药,可以让对方疯狂爱上你,你会使用吗?

雅各布欲说还休,最终像是做足了准备,言不由衷地回答:“不会。”

真是没底气地回答啊。我心里说。

伊薇像是没发现什么不妥,不过也只是“像是”罢了:“不会。”

我感到气氛有些冷,只好继续下一问。

15.如果对方毁容了或者身材走样了,你还会爱他吗?

“爱!当然爱!”雅各布一把抱住伊薇,把脸埋在她的肩上,在听到雅各布说“无论变成什么样都是我最爱的伊薇”时姐姐露出了幸福而真诚的微笑,回复了一句,我也一样。

(我真感慨雅各布的粗神经偶尔会变得细腻。他说的是“最爱的伊薇”,而不是“最爱的姐姐”。)

16.如果对方死了,你接下来的生活是?要怎么处理他的尸体?

伊薇想了想:“埋了他。”

我抿了口导演送上来的饮料,哦真他妈难喝:“接下来的生活呢?”

伊薇的目光瞥向别处:“维持现状。”

雅各布瞪了我一眼,我不知道他是在厌恶问题还是在厌恶我问的问题:“和她一样。”

我真觉得应该给他尝尝这饮料的味道,或许他就会仇恨转移了。

17.你死了以后容许他有新欢吗?

“当然允许。”伊薇微微一笑,“我可不指望这个蠢蛋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雅各布一副生离死别的表情:“可是我不愿意。万一你遇到一个玩弄感情的人渣呢!没了我谁来安慰你!”

伊薇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接下来她一把揽住了自己的弟弟,雅各布受宠若惊。

我听到伊薇轻轻说了一声:“谢谢。”

18.如果他跟新欢说你比不上他,你觉得?

雅各布抿嘴:“可能我是比不上那人吧。毕竟我没他不了解你,没他不知道你的爱好,没他不清楚你的三围。嗯,在不如别人不如我上我从不输给别人。”

我被他绕得有点晕,只听到伊薇咯咯地笑着,银铃一般的笑声和某个主播杠铃一般的笑声立刻成了对比,美得我晕头转向。

伊薇靠在雅各布的肩上,一副还没笑够的表情:“哦,我可不允许你这么说我雅各……否则我一定会从墓里爬出来一把火烧了你们来陪葬。”

雅各布满脸的笑意:“当然不会!”

19.自己认为什么地方胜过对方?

“比她能干。”

“比他能干。”

“……”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个变态。

20.如果对方天生身体状况太虚弱无法H,可以接受精神式恋爱吗?

伊薇撑着脸,不假思索:“当然可以。”

雅各布大义凛然:“当然!怎么能让伊薇觉得难受!”

我觉得这两人在无意识间已经自己把自己定义成了对方的恋人。

21.要是对方变成了女人,你还会爱他吗?

“兄妹Play我还是能接受的。你觉得呢雅各酱。”

“……我拒绝你这么叫我伊薇君。”

我吓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22.可以接受对方改名为「史瓦特拉ok西门子港大汤圆」这种名字吗?为什么?

伊薇忍笑。

雅各布满脸嫌弃。

嗯我觉得这种智障问题可以跳过,真的。

23.你心目中最强的人是谁?为什么?

雅各布仔细想了想,最终厚颜无耻地来了句:“我。雅各布·弗莱。”

我和伊薇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

伊薇没让我失望,认真地回答:“我觉得应该是奥迪托雷导师——其实如果阿泰尔导师会游泳的话我会说他的。”

我看到阿泰尔已经挂在马利克身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口水,馆长先生满脸厌恶地推开了他。

24.当你为了某个东西不见怀疑对方拿走而大吵一架,后来发现是自己忘在房间里,这时候你会?

雅各布不好意思地挠头:“其实我还真的有过……最后我给她道了歉还送上了我亲手摘(tou)来的玫瑰。是花不是罗斯亲爱的主持人。

伊薇也有些窘迫:“哦其实我也有一次——真是抱歉雅各,我不好意思开口。”

“没关系!我绝不会介意的!”

25.要是可以选择,你希望自己先死还是对方先死?

伊薇笑了笑:“我的回答和阿泰尔导师一样。”

雅各布却不高兴:“不行,我要比你后死。”

我看他们开始为了谁先死的问题推(qing)推(qing)囔(wo)囔(wo),觉得还是我自己先狗带吧。

26.要是可以选择死法,你希望自己怎么死?

雅各布满脸的秘制红晕,示意我靠过去,我如他愿凑上前,他在我耳边道:“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因为那个过劳死……”

我啧啧啧地笑了,小声回他:“我看好你。”

伊薇看着我们,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27.承上,不希望怎么死?

雅各布又凑近我,和我说:“不希望因为时间太短然后……过劳死。”

这次轮到我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那姐姐呢?”

姐姐也示意我靠过去,我听到她说:“我不希望有朝一日被他弄的累死。”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个层次,所以在这里不做评价。

28.如果对方会老,到时候你还有可能对他产生「性」趣吗?

我看到他们都顾左右而言他。

“请你们认真回答问题。”

“好吧应该会有……前提是我还做的动。”雅各布玩弄着自己衣服上的挂件。

“嗯,如上。”伊薇抿嘴。

29.假如男人可以怀孕,你希望你们有孩子吗?

伊薇看向雅各布。

雅各布也看着她:“你希望有孩子吗伊薇?”

伊薇想了想:“在他智商正常的前提下,希望。”

雅各布扭捏:“那你想生吗……”

伊薇不置可否:“凑合。”

雅各布一副要奔赴战场的傻样:“如果你想要但是不愿意的话我可以牺牲自己!”

30.承上,谁生?

雅各布再一次强调:“我!”

(之后我去问了伊薇,如果这是你和亨利先生的访谈你会如何作答,她说她自然会讲她来生。我问她,为什么和雅各布的问答中你却没有这么回答,她笑得温和,却没有说任何话。我觉得可能这就是值得托付和托付的区别吧。)

31.再承上,生几个?

雅各布大义凛然:“伊薇要几个我就生几个!”

伊薇笑的和朵花儿似的。

我忍不住和他说,很痛的。

雅各布顿时僵住了。

伊薇揉了揉雅各布:“你老老实实赚钱养家吧,雅各。”

32.一起出去吃饭结果吃了一堆之后发现双方都没钱,你会?

不出我所料,他们两个几乎在同一时间拿出了袖剑。

果然天下刺客都有着强盗的血缘。

33.一觉醒来你发现你被对方卖掉了,你是什么反应?

雅各布捂脸:“痛心疾首。”

伊薇面无表情:“找他算账。”

34.如果世界毁灭了,只剩你和对方两个人,你第一个行动是什么?

雅各布乱七八糟比划了一下,最后害羞地来了句:“我们做点什么庆祝一下吧?”

伊薇明知故问:“做什么?”

我悄悄地接了句:“爱啊……”

然后雅各布就扑过来掐我了。

35.你和对方谁更适合被包养?

我没等他们开口:“弗莱双子只要888,拥有双子你可以学到江湖失传多年的挖掘机悬空履带绝学,你可以掌握精度一流的放肆手艺,掌握一流的机床削鸡蛋手艺——姐姐!弟弟!我错了!别!——导演你扶我一把我还能接着……录……录……”

36.如果对方最大的心愿是看尽天下美人,你会怎么做?

雅各布钩着伊薇的肩义正严辞:“伊薇是最美的,主持人你有意见吗。”

我心里说你tm袖剑都掏出来了老娘好意思说有意见吗。

37.如果有一天对方爬墙了,你是什么反应?

雅各布小声说:“她一直在爬墙……”

伊薇耸肩:“他终于长大了。”


(想看HE的可以停在这里了w)

(想看BE的可以停在38问w)

(想先看BE再来个神奇且OOC的HE可以翻到底w)



38.你觉得什么手段可以将对方一击致命。

“雅各,我要结婚了。”

“恭喜。”

“新郎不是你。”

(一个OOC的HE)

神奇的彩蛋。

我看员工们把该收拾的收拾起来,拿着访谈记录走向后台,正好见到雅各布面如死灰地从台上走下来,我和他打了招呼,他勉强笑了笑准备离开,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拉住了他:“嘿雅各布,过几天乔治先生和阿三的访谈你会来的吧。”

“阿三!?”他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哪个阿三!”

我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天哪?你不知道吗,就是亨利·格林先生。”

我看到这个白痴原地转了好几圈,用力拍了拍我说“我会来的!”,最后又欢天喜地地蹦跶着跑了出去,一下子扑到伊薇身上,弗莱姐姐差点被扑倒在地,用有些训斥又宠溺的语气教育了他几句,随后扬长而去。

评论 ( 11 )
热度 ( 80 )
  1. Inside Dark罪雨连绵 转载了此文字
    超甜啊啊啊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