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AU】如果我抢银行你会爱我吗 01

!注意!
GTA抢银行AU,无双信条
隐藏cp有,虽然不明x
一个发呆时想到的脑洞x
别名叫五个逗比抢银行x
没抢过银行所以会有很多bug请见谅orz
可能看到圣诞节的糖要等到元旦了qwq
这里醉鱼,祝大家圣诞节快乐!w


圣诞节的芝加哥街道洋溢着喜洋洋的气息。

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耸立在一片煞白的雪中,在夜色的映衬下熠熠生辉,像是一个高贵的妇人般。人们的欢笑声,嬉闹声不绝于耳,小孩随手将地上的雪团成球状互相投掷,在大人无奈的劝说下缓缓归去。

一切似乎都照常进行着。

***

艾登皮尔斯坐在弥漫着蓝色幽光的房间中,面前一台台电脑显示器散发着这样的光芒。他并没有开灯,似乎只要将灯打开就会有人发现他做着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不过他没心思去顾及这些,毕竟他的目光从一开始就一直盯着显示器上繁杂的地图与数据,耳机不停地传出嘈杂的噪音让他有些心烦。

“Des,你们到了吗。”

***

戴斯蒙在车的后排拿着地图观赏了快一个小时,看着驾驶员伊薇和他的弟弟雅各布边吃汉堡边听广播,广播里传出的圣诞节祝福歌循环的让他醉生梦死。听到艾登忽然开口,他有些发愣地来了句:“早到了。”

“我觉得你快睡着了。”

“我都坐了一小时了……”戴斯蒙颇为无奈。

“嗯。你们可以开始行动了。”

闻言,雅各布熟练地伸手敲了一下电台开关,三口并一口吃掉了他的培根堡,伊薇不紧不慢又抿了一口快要凉了的咖啡,还剩下的两口汉堡直接摔进了纸袋,稍微理了一下衣领后飞快地拔出车钥匙随手一扔——毕竟是所谓借来的车。这套动作几乎一气呵成。两人默契地在同一时间打开车门迈着腿走了出去。与戴斯蒙一同坐在后排的康纳也走出了车。

“哇哦,终于能动了。”雅各布一出车就毫不留情地伸了个懒腰,寂静的车库顿时充斥着他的声音。伊薇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雅各布嘿嘿地笑着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姐姐,接过康纳递来的枪。

“老计划,亚诺会在远程支援我们,邵云在里面接应,等我们拿到了钱就直接往x-11区跑,约尔迪会在那里接应我们。如果我们这次成功的话,可能能直接捞到五千万左右。”戴斯蒙将手枪插在了大腿外侧,语气平静,“等我们结束了就去美杜莎吃一顿吧,毕竟圣诞节了。”

“啊,那家牛排店啊。我睥睨很久了。”伊薇轻松的笑了,似乎这次的成功势在必得,“嗯,雅各,你想要圣诞礼物吗?”

雅各布点头。

“那就好好抢银行啊!”

四人一身黑色紧身衣大摇大摆推开银行大门时,保安心里是怀疑的,门口的两个保安刚要上前拦住他们时,康纳已经两手一挥掐住了他们的脖子,狠狠一拧,立刻失去了知觉。雅各布的双眼在护目镜下依旧带着笑意,在柜台营业员小姐惊恐的表情下若无其事地掏出了手枪,对着上面的玻璃吊灯就是一下。巨大玻璃吊灯随声落下,砸出一地晶莹的冰花。

“女士们先生们——打扰了各位的雅兴。哦虽然其实人也不多——嗯圣诞节嘛——总之大家圣诞快乐。”雅各布笑嘻嘻地说着,“各位请把手举过头顶,我们要开始抢劫了。”

接着又是两枪。

在一片尖叫声中,戴斯蒙不慌不忙地用工具锁上了银行的大门。

“Des,快点,警察开始赶过来了。”艾登再次开口。

“最少多久到。”

“最慢十五分钟,最快十分钟。我尽量帮你们争取时间。”

“好。”

伊薇拍了拍自己裤腿上的泥泞,玩弄着手里的枪看着这些为数不多的人质。雅各布小跑着上楼,一脚揣倒迎面冲下的一个保安,闪身避开另一个。耳机里传出艾登的指示:“楼上还有一个保安,注意他们身上都有枪,不要掉以轻心。”

“知道了皮尔斯,你比我姐还烦人。”雅各布冷笑着从怀里掏出电棍,一棍子直击冲上来的保安腹部,尚来不及高兴,另一个和楼上的又跑了出来,他咂嘴,不耐烦地侧身躲过了另一个人的手刃,袖口的飞刀蓄势待发,当他转过身要刺那保安时却发现这家伙居然已经掏出了手枪上了膛。雅各布有些发虚,皮笑肉不笑:“大哥,咱有话好说。您把枪放了……”

保安冷笑一声:“你把人放了。”

雅各布不乐意了:“拒绝——”他跃起,跳出了一个惊人的高度,一下子扑倒了那个持枪的保安,在另一个家伙开枪的瞬间扯着身下的保安一个三百六十度完美翻滚躲开了子弹,子弹毫不留情地深入地板,雅各布用力扯着保安的手用他的枪对准了自己的同事,保安还在惊讶于这个看起来并不精壮的男人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时,雅各布却已经收起了他的枪,与他相视一笑,接着就是一个用力的重击直接让他黑了眼。另一个保安见两个保安已经被他撂倒,忽然想起今天已经没有其余的保安,顿时有些后怕,当他回过神时雅各布却已经站在他身前,伴随着一声“圣诞快乐”,他应声倒地。

接着雅各布扫兴地收起了没用到的飞刀,将三人绑在一起后用楼梯扶手滑了下去。

伊薇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来了句“幼稚”。

不过今天是圣诞节,谁介意呢。

戴斯蒙和康纳跑到了保险库门口,期间康纳花了几秒弄昏了一个保安,戴斯蒙毫无用武之地。二人盯着密码锁研究了片刻,当康纳已经决定好让它炸开花时艾登姗姗来迟地开口了:“密码是7025,结束之后再输一次5207,注意进去后有红外线扫描,你们开了门不要马上进去。”

“你不能黑了它吗,艾登。”

“康纳,那需要时间。我已经为了帮你们挡那些条子忙的焦头烂额,你是要让我未老先衰吗。”

“没事,你容颜不老。”戴斯蒙实话实说。

“是啊,你童颜巨乳。”康纳顺口想了个词。

艾登和戴斯蒙都默默的不想和他说话。

戴斯蒙按照艾登的说法打开了密码锁,二人向后退了一步,在听到艾登来了句“可以”后立刻冲了进去,像是饿狼一般拿着里面成沓的钱,顺便挑出了夹在钱里的跟踪器。正当戴斯蒙拿的开心时忽然听到了传来的奔跑的脚步声,二人还以为警察提前赶来了,抬头一看稍微松了口气。戴斯蒙依旧不停地塞钱进去一边向姗姗来迟的邵云打了声招呼。

“嘿,邵云。”

“你个蠢货在干什么呢!”邵云冲进来就倒出了戴斯蒙包里所有的钱,戴斯蒙还没来得及问她吃错什么药,就看她行云流水地把钱用摆麻将牌的方式筑成墙极富规律地塞进了包里,康纳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学着她的样子开始塞钱,尽管速度没邵云快,但二人依旧装满了四大包的钞票,给金库稍微留了那么几沓当圣诞礼物。邵云背起其中一袋,不忘记教育一声:“你们每次比预计的少一个零就是因为不能好好放钱!”

戴斯蒙敷衍了几句,抄着包就跟着康纳跑了。

伊薇看到其余三个人都出来后立刻后退到门口,门外响起了警笛声,如艾登所说,他们花了十二分钟赶到了这里,艾登表示自己尽力了。伊薇将门开了条缝,看了眼外面的情况——不容乐观,将尽十几辆的警车团团包围了银行。

“Well……他们来查大保健了。”伊薇耸肩,完全不理会警长卖菜般的吆喝,“怎么办呢?”

“我相信亚诺会完成好他的任务。”康纳一本正经。

雅各布露出一个将信将疑的表情,慢步着走过去一把抓住一个男性人质,用枪指着他带到门口:“我是希望这样。”伊薇替他打开了门,他一脚踹开,冲着那些警察歇斯底里地咆哮:“听好了!马上给我滚远点,否则这家伙和里面的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伊薇象征性地给那些条子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加特林。

那些警察进退两难,最终还是意思意思退开了一点,一群人再次锁上了门。

康纳的耳麦传来了一声颤抖的“好了吗”。

“好是好了……亚诺你的声音怎么了?”

“你们快点走啊我快要冻死了!”

五个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接着背着四袋子的钱冲向了原先计划好的路线。

***

亚诺多里安感觉自己快要冻死了。

他端着狙击枪在楼上呆了一个小时,冻得屁股都要掉下来了,还没等到他们回话。

按照原先他的计划,那些警车必定会经过这里,他只要负责狙驾驶员就可以,狙几个弄出堵车的效果基本能高枕无忧。可惜的是他等的完全没了耐心,加上今天下着雪格外的冷,视野又差,回过神时好几辆机车已经开过去了。他一惊,赶紧转移阵地,从这栋楼飞跃到另一栋,最后和警车同步停在了银行对面的高楼上——一个十层高但只有五层的,还没建好只有个框架的大楼。

亚诺几乎快要烦死了,自己第一次搞砸任务,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尤其是他这种自尊心高的人,等钱到了还要给艾丽斯买礼物——哦,还要考虑买什么。亚诺心烦意乱地想着,忽然觉得自己没心思当什么狙击手了。

“你们快点走啊我快要冻死了!”

在他吼完后就听到了对面传来的脚步声,确定了他们走远后,那些警察也似乎开始要强行破门了。

亚诺叹了口气,给RPG装上弹药。

今年芝加哥的圣诞节弥漫着欢乐的气息与美丽的火光。

评论 ( 4 )
热度 ( 89 )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