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MAM】月与灯依旧

CP为 马利克x阿泰尔x马利克

(题目和正文有一半关系,意思就是只有灯依旧x)

各位跨年快乐!祝大家新一年新气象!www

来自 @天妒鬼才奉孝 的点文(●°u°●) 」

渣文一篇,我也不知道我最近到底在干什么,但还是要说qwq

这里醉鱼,祝大家食用愉♂快!030

(以及最近元旦可能低产的一部分原因是忙,一部分原因是我在渣梦100这种玛丽苏游戏orz果然碰不到电脑玩什么都好玩……)


阿泰尔特别讨厌每年的最后一天。

在耶路撒冷的那些时候也不例外。

不知道是公元几几年的最后一天,平日里显得有些萧条清冷的耶路撒冷莫名其妙的变得有些热闹,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其实更多的是一对对的恋人,手挽着手,嘴里说的话一句句都弥漫着恋爱的甜腻,令耶路撒冷顿时变得有些可爱。白衣刺客穿梭在人群中感受到了这种特殊的气息,他并没有特别的憧憬,只是看多了之后稍微有点厌烦。

阿泰尔漫步在街道上,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或许是受行人的影响,他不愿意大下午的爬着墙大张旗鼓,自己的身份不显便知。于是过了良久,他才找到了联络点,拿着沾了血的羽毛翻墙而入。

黑衣服的馆长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话。阿泰尔站了一会儿,看他没什么反应,只好把手里的羽毛放到他的桌子上,找了把椅子坐下,看他继续拿尺柜比划着地图。

阿泰尔也不知道自己盯着他看了多久,很久之后马利克终于画完了地图,阿泰尔伸了个懒腰,心想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多地图要画,而且偏偏是他来的时候在画。阿泰尔想了想,接着他觉得有点饿,于是停下了思考,开口道:“嘿马利克……你这里有……”

“没有。”

“吃的吗?——哦,那有……”

“没有。”

“水……吗。算了,那借点……”

“没有。”

阿泰尔语塞,无可奈何地盯着马利克转身从柜子上拿下了另一张白纸,看他揉了揉太阳穴拿起尺规,准备继续画。阿泰尔嚯地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马利克,后者抬头,挑眉回看前者,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几秒,最后阿泰尔静静地开口了:“你是在下逐客令吗。”

马利克露出了欣慰而又稀奇的表情:“身为一个Novice你居然还听懂了?”

“马利克,你要知道。”阿泰尔换上一副一本正经的嘴脸,“我现在要是走了,你要明年才能再次看到我。”

“……Novice。”

“嗯。”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表情配上这句话……”马利克露出一副无比嫌弃的表情,“简直蠢爆了。”

最后马利克还是把他留了下来。

等二人开饭时月亮已经高兴地爬了半边天,马利克关上联络处的大门,顿时四下安静的宛如坟场。他将房间里的蜡烛逐一点亮,在餐桌旁也放上了一个。阿泰尔看着那烛火妖娆的摇曳着,有些发愣,直到马利克将一壶东西放到桌上后才回神。

马利克将一个杯子推过去,阿泰尔看了看杯子,又看了看马利克。馆长打开了那个壶,酒味顿时直冲阿泰尔鼻腔,他沉默了几秒,最后忍不住开口了:“你……跨年就给我吃这个?”

“你还要吃什么?不是还有份鸡肉吗。”

“吃不饱……”

“爱吃吃不吃滚。”

阿泰尔其实心里把马利克的家人问候了遍,但问候到他弟弟时本来差点给说出来,最后还是忍住了。他接过马利克给他倒满酒的酒杯,看马利克也给自己倒上,接着插了块肉,嚼了两口吞下,一口喝完了杯里的酒。阿泰尔静静的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最后学着马利克的样子也一口喝掉了杯里的酒。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任重而道远的喝酒之路。

酒不过三巡阿泰尔已经有点犯醉了,他打了个响嗝看着马利克在烛光下的脸,似乎比平日刻板的表情柔和了些,也可能只是灯光的效果罢了。阿泰尔脑子里乱七八糟浮现出今年的种种,终于他在喝下第不知道几杯后面红耳赤地开口了:“马利克……你知不知道我特别讨厌每年的这一天。”

“我也讨厌。”

“嗯。因为每年都有些情侣在街上……扫荡。”

“嗯。”

“马利克……我和你说啊。”

“你说啊。”

“其实你上次的那四百多块钱是我拿的……”

“我知道。”

“还有啊……嗝,上次我帮你理房间的时候翻了你的日记……所以啊……你弟弟啊……”阿泰尔顿了顿,“我真的对不起他。”

“你也知道啊。”马利克将阿泰尔差点撞翻的酒杯移开了些。

“对不起。”

“你和他去说吧。和我说有什么用。”

“你不要怪我啊马利克……要不然我赔你东西吧。”

马利克顿时笑了:“你赔我?你拿什么赔?”

“我拿……嗯……你……缺不缺……对象。”

马利克将最后一口酒喝尽,脑子也稍微有点糊,当然没阿泰尔那种程度。他按了下发痛的额头:“你觉得呢?我不是还没结婚吗。”

“那你看我怎么样。”

马利克的手顿时僵住了,脑子也清醒了,他抬头怔怔地看着阿泰尔,没得到回答的阿泰尔又重新问了一遍:“你看我怎么样?”

马利克不明所以,甚至有些后怕:“我看你……人模狗样?”

“我的意思是说——”阿泰尔豁然起身,抓着马利克的衣领将脸凑的老近,嘴里的酒味重破天际,“我喜欢你马利克。”

如果不是阿泰尔很不合时宜地嗝了一声,马利克或许会感动的就地打死他,可是他忽然反应过来阿泰尔只是喝多了。马利克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一个起身完美的避开了将要压下来的阿泰尔。阿泰尔打着嗝后退了几步,隔着烛光,他甚至看不清马利克的表情。

“你醉了,Novice。”

“嗝,没有……”

“你的垫子在楼上储藏间,自己去拿。”

“你不是扔了吗。”

“扔了别人还嫌脏呢。”

“哦,你人真好。”

阿泰尔一边打嗝一边上楼,嘴里念叨着不知道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马利克开始收拾一桌子的残骸,收拾完了直起身,阿泰尔不知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站在了他身旁,马利克吓了一跳,看阿泰尔抱着一怀的枕头杵在黑暗中,白色的长袍毫无生机的垂着。忽然,阿泰尔走近两步,马利克稍稍后退,接着听到阿泰尔来了声:“新年快乐。马利克。”

马利克刚要开口回礼,阿泰尔先一步凑上来吻了吻他的嘴,顿时马利克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阿泰尔若无其事的抱着垫子走到外面铺好,刚一躺到垫子上就头一歪意识远飘土耳其,完全没给马利克多余的反应时间。

房间的烛火依旧亮着,摇曳着的火焰形成了一个个诡异的形状。



结局一

马利克放好了所有餐具走到垫子堆前,晃了晃不省人事的阿泰尔,对方打呼噜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他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生气,最终他还是扯着这家伙的衣领,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轻声道:“新年快乐。”


结局二

阿泰尔讲完这件事之后身边听故事的刺客新人有些叹为观止,他有些扭捏的问道:“导师……您是不是……有些后悔?”

“后悔?为什么要后悔呢。”已然两鬓斑白的阿泰尔笑了,眼角的细纹似乎诉说着他的一生。

“您只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这种事,还被马利克先生当成笑话。”

“怎么可能。”阿泰尔看着桌上的蜡烛,烛火扭曲的身影似乎再现了当时的他,“我倒觉得这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

“为什么!”小刺客不解。

“我不仅占了他的便宜,还能坐在这里给你讲这件事——不是应该感谢他的不杀之恩吗?”

阿泰尔其实没说,后面一年的最后一天,他是和马利克在床上度过的。

评论 ( 15 )
热度 ( 39 )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