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雨连绵

恭喜你发现了一条死鱼♡

【WD/秦狗】四百五十克

感受一下我对狗哥深切的爱♂意❤
CP为约尔迪x艾登,清水有毛病。
祝狗哥生日快乐!www
这里醉鱼,祝各位食用愉快!(。’▽’。)♡



一大早醒来看到收尾人在自己家浇仙人掌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至少艾登皮尔斯是这么觉得的。

“约尔迪……你要淹死那盆仙人掌吗。”

“啊,这是仙人掌吗,我以为是盆长了毛的多肉。”

艾登懒得和他计较:“你来这里做什么。”

约尔迪好心的放过了那盆浸在水里的仙人掌,把水壶放到一旁,还很不小心的碰倒了另一盆仙人掌,乓的一声响后艾登听到了来自他收尾人的惨叫。他看向声源,发现约尔迪忍着眼泪在拔扎在他袜子里的仙人掌刺,后来索性把袜子脱了下来,看戏的艾登忍不住和他说:“好大的脚气。”

“你好大的口气!”约尔迪瞪了他一眼,“赶紧刷牙吧司法制裁人!”

艾登不知道这家伙是来干什么的,总之看起来没什么恶意。等艾登刷了牙洗了脸走出门时约尔迪还在和扎在他脚背上的刺斗争,艾登撇了一眼,穿上了一件居家衬衣后决定先填饱自己的肚子。

“皮尔斯,你不继续问我来干什么吗。”

“你来能干什么,要钱吗。”

“迂腐。”约尔迪哼了一声,站到艾登身后想看他要做什么早饭,于是看到男人熟练的泡了碗泡面,约尔迪翻了个白眼,“你生日就吃这个啊?”

艾登静静地想了想今天的日期,接着恍然大悟的发现自己今天生日。伟大的司法制裁者想了想,决定犒劳自己,于是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块金华火腿,整根放进了泡面碗里,看的约尔迪感觉心里全是波动,差点使用了动感光波。

“我的天哪你能有点志气吗!”约尔迪一把抢过那碗面放到一边,汤汁溅出来了点落到他手上烫的他差点叫出来,不过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生日应该吃蛋糕,吃蛋糕你知道吗。”

艾登看了眼那碗面,汤汁只是溅出来了一点,完美。他捏了下自己的鼻子靠着小桌回复:“要过什么生日啊……都这么大了。”

“我们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幸运。”约尔迪耐心的开导,“所以每一次的生日都要过,还要过得很好。”

艾登不知道这家伙今天到底是吃错了什么春药,这么想给自己过生日,不过既然买账的人这么乐意,艾登也没理由不同意,于是今天一整天的厨房使用权都交给了约尔迪,因为后者扬言要做一个宇宙第一好吃的蛋糕。

然后艾登就后悔了。

“皮尔斯,这个糖怎么是咸的。”

“那是盐。”

“皮尔斯,这个盐怎么有点冲。”

“那叫胡椒粉。”

“皮尔斯,这个绿色的牙膏是什么。”

“那是芥末,别吃过期了……”

“皮尔斯,你家东西还挺齐的嘛,就是出了糖以外别的都不能用来做蛋糕啊。”

艾登搅了搅泡软了的面,呲溜吃了一口,鲜味蔓延着他的口腔:“我不做饭。”

“那我出去买东西啊,你等着。”

这种根本就不给人反驳余地的话说的艾登毫无反驳之力,反正他回头时约尔迪已经把门都摔上了。艾登沉默了很久后划开手机,原先计划好的几件事让约尔迪这么一来乱了套。艾登考虑了一会儿又把手机关上,躺在沙发上看着空白的天花板,忽然想起来去年他生日的时候在做一个任务,决胜关头他被敌人阴了一刀,捂着伤口回来的时候倒在路边睡的昏天黑地,好在有人送他到医院才勉强躲过一劫,不过差点没躲过警察那一劫。

前年生日的时候艾登忙着和另一个黑客作斗争,不得不承认的是那家伙确实厉害,被警察抓到后还炸了整辆警车逃命,虽然最后被艾登重新抓了回去,但是依旧让人心有余悸。

再前年生日的时候他和妮可,捷克一起出去吃饭,结果两人把小捷克丢在了餐厅,找了大半天才找回来,那种紧张惶恐与害怕的感觉他至今没有忘记。于是艾登再也没邀请过妮可他们一起去吃饭。

总之似乎很久没有人给自己过生日了。

艾登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事,想到最后他累的睡着也完全没发现。醒来的原因是因为听到家里发出爆炸性的巨响。艾登睁开眼反应迅速地转过头,还没掏出甩棍,忽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有什么东西糊到了自己脸上的那种感觉特别微妙,艾登闻到了一股奶油的甜味,另外感受到脸上有什么粘稠的东西在不断的往下滑,他忽然意识到。

自己被泼蛋糕了。

庆幸不是硫酸的同时艾登有些愤怒的抹掉了蛋糕,他听到收尾人嘿嘿嘿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兄弟你的样子真是蠢爆了哈哈哈哈哈!”

“你也不看看……呜,是谁干的。”艾登张嘴时吃到了一口奶油,欣慰的是奶油味道不错,“你做的吗,味道不错。”

“哇哦很感谢你的夸奖,不过这是买的,这才是我做的。”约尔迪尴尬的看着他,接着指了指桌子上一个纯黑的蛋糕,那种黑的让人发毛的感觉艾登第一次感受到,他看着约尔迪,又看看那块煤炭,最后问:“这个是你拿炸药炸出来的吗……”

“哪有!这东西是烤箱烤的!不就焦了吗!”

“浪费了一磅的材料啊。”

“明明是四百五十克材料。”

“有区别吗。”艾登终于擦干净了脸上的奶油,后悔刚才没多舔几口的同时戳了戳那块煤炭,竟然还戳了一手黑色固体,“你这蛋糕还掉色啊。”

“皮尔斯,你可以吃吃看,我保证不会有问题,他只是——一个黑森林蛋糕!对,黑森林蛋糕,里面还有巧克力爆浆。”

艾登认真的看了他最后一眼,然后把他和他的黑森林蛋糕请出了碉堡:“狗吃巧克力是会死的,知道了吗,秦先生。”

约尔迪不依不饶的想卡住门进去,在几次斗争失败后他也服气了,猛的拖住盘底把蛋糕又糊到了艾登脸上,这次艾登吃到一股让他内心全是波动的味道,差点没吐出约尔迪一脸,刚准备骂约尔迪时这个收尾人一把拽住了他衬衣的衣领,拉近距离的时候若无其事的吻了上去,几秒钟的吻让艾登感觉过了一个春秋战国,约尔迪松开手后艾登,艾登第一反应是掏甩棍打他,约尔迪的第一反应是尖叫着逃走,顺便夸上一句:“你的嘴真好吃!”接着开着他那辆新买的车扬长而去。

艾登气急败坏的回到碉堡,一拳砸在门上,转头时看到一片狼藉的厨房灶台上放了块小蛋糕,上面竖着插了一根香肠,两边各放了一个圣女果,蛋糕的下面压了一张卡片,上面写了一句:其实你睡着的时候我亲了你,不要生气,请你吃肉棒。

气的艾登在家门口放了两排仙人掌。

评论 ( 9 )
热度 ( 72 )

© 罪雨连绵 | Powered by LOFTER